曾6次募资超2亿 新三板拟IPO公司白兔湖陷经营危机

0137.com

2018-10-03

  证券时报记者吴志  在安徽证监局最新发布的“安徽辖区拟首次公开发行公司辅导进展情况表”中,新三板公司白兔湖(430738,目前简称为“ST白兔湖”)依然名列其中。   这家公司自2015年12月16日进行上市辅导报备,至今已近3年。

  实际上,早在今年6月、7月,白兔湖的主办券商太平洋证券在对公司进行现场核查后,就发出了风险提示公告称,白兔湖的生产已基本停滞,其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从拟IPO到经营停滞  白兔湖主要从事内燃机气缸套、活塞等产品的开发制造和销售,办公地址位于安徽省安庆桐城市,2014年4月在新三板挂牌。

早期的白兔湖是新三板明星公司。 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达亿元,同比增长%;净利润4024万元,同比增长187%。

  2015年12月16日,白兔湖在安徽证监局完成上市辅导备案登记,辅导券商为太平洋证券,公司开始向A股发起冲击。 不过,从2016年起,白兔湖就开始走下坡路。

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为亿元,同比下降%;净利润亏损3303万元。

2017年其营业收入降至7573万元,净利润亏损达亿元。   在短短2年内,白兔湖从一家业绩优秀的拟IPO公司,变成了一家巨额亏损的公司。

收入下降、销售回款问题以及持续亏损,又造成白兔湖资金持续紧张。 今年以来,白兔湖由于多项借款逾期未能偿还,被多次告上法庭。

7月份,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汪舵海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主办券商在风险提示公告中直言,白兔湖生产基本停滞,主营业务可能变更,另外公司涉诉较多,存在资金链断裂、欠薪及员工大量离职等情况,其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对于白兔湖的困境,当地政府并非没有想过办法。

  最初,在桐城市相关部门协调下,桐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其在安庆市同安实业有限公司持有的1亿元股权提供担保,支持同安实业以基金方式向白兔湖股权投资1亿元。

2018年3月7日,桐城市帮扶解困工作小组又召集白兔湖等关联公司的主要债权人会议,决定给予公司不低于2000万元的应急资金,用于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但直到今年8月,白兔湖仍未与相关机构和企业签署任何正式协议,应急资金也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此后,白兔湖一步步走到了如今的窘境。

  生产线对外承包  面对越来越严重的危机,白兔湖采取了一种近乎匪夷所思的处理方式。   今年6月5日,白兔湖召开董事会,决定将公司缸套及四组件车间等相关设施和物资对外承包给安徽华兴内燃机配件有限公司经营;将活塞车间等相关设施和物资对外承包给桐城市成东内燃机配件有限公司经营。

  公司称,这么做主要是由于前期投入过大,负债过高,财务成本居高不下,严重侵蚀了企业正常的经营利润,造成目前资金周转出现严重困难,进而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经营。 承包合同显示,上述车间及物资承包期限暂定为3年,到2021年3月30日止。

承包方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按期向白兔湖公司缴纳承包费用。

  然而,双方约定的承包费用极其低廉。

华兴公司第一年的承包费用为0元,第二年50万元,第三年为70万元;成东公司第一年的承包费用也是0元,第二年20万元,第三年30万元。

如此低廉的承包费用,相继引起了主办券商和股转公司的注意。   太平洋证券在风险提示公告中表示,白兔湖对外承包的相关生产线为其主要生产线。 主办券商对白兔湖对外承包相关生产线是否构成关联交易保持合理怀疑。

  另外,由于承包费定价与白兔湖生产活塞、缸套等产品的往年收入相比较低,会导致白兔湖以后年度相关收入大幅下降,且承包费用不能弥补公司设备折旧费用。

主办券商的质疑没能阻止白兔湖继续对外承包,6月26日,白兔湖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对外承包经营议案。   8月份,股转公司对白兔湖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上述对外承包是否导致公司主营业务变更,承包收入是否能弥补公司设备折旧费用,是否存在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知名投资机构踩雷  自挂牌以来,白兔湖就表现出对资金的极度渴求。

2014年白兔湖发行的7300万元中小企业私募债券,就开始在深交所综合协议交易平台转让。

此后,白兔湖又先后进行了6次增发,募资金额超过2亿元。 6次募资有5次发生在新三板最火热的2015年,参与白兔湖增发的,不乏知名投资机构。

  2015年7月10日,白兔湖完成首轮增发,以每股元的价格发行3100万股,募集资金合计亿元。 这是白兔湖挂牌后金额最高的一笔募资。

此次共有6名自然人以及5名机构投资者参与认购,其中“中邮创业新三板1号资产管理计划”认购了1140万元。

  2015年9月2日,白兔湖再次以元/股的价格,发行900万股,募资3420万元。

这次的认购对象仅有天星资本旗下北京天星浩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一名。

  这次认购完成后,天星浩博就成了白兔湖第二大股东,并一直持有至今,目前持股比例为%。 在这以后,白兔湖又相继完成了4轮增发,价格从元/股-元/股不等,引入的投资者既有自然人,也有投资机构,另外还包括太平洋证券等6家做市商。   此外,由于白兔湖的IPO光环,还有不少投资者通过二级市场买入白兔湖。

  2015年12月31日,白兔湖前5轮增发完成后,公司股东合计有38名,即便算上2017年增发引入的32名股东,也仅有70名股东。 而到今年6月30日,白兔湖共有198名股东。

  今年8月3日,停牌近一年的白兔湖恢复转让,当天暴跌93%,此后4个交易日又连续出现暴跌。 股价从停牌前的元/股跌至8月9日的元/股,合计跌幅超过97%。

  目前白兔湖最新股价仅有元/股,公司总市值1358万元。

可以肯定的是,不论是天星资本等投资机构还是二级市场买入的投资者,都面临着严重的浮亏。